列昂‧托洛茨基在彼得格勒苏维埃大会上的演说

robert-capa-leon-trotsky-copenhague-19321917年5月5日,也就是列昂‧托洛茨基回到俄国的第二天,他在彼得格勒苏维埃大会上发表演说。演说的最后一段表明,尽管托洛茨基和列宁由于流亡而天各一方,但他们对于俄国革命的进展有着相同的评价。演说稿于同年5月7日刊登在苏维埃的官方刊物《消息报》上。

我们在遥远的大洋彼岸的纽约收到了俄国革命的消息,即便在这样一个资产阶级统治独树一帜的强国里,俄国革命也发挥其影响力。美国的工人阶级背负着恶名。人们说他们不支持革命。但如果你们见过二月份美国的工人们,你们会为自己掀起的这场革命而深深自豪。你们会意识到,这场革命不仅仅震动了俄国、欧洲,甚至也震动了美国。你们会像我一样明白,这场革命开启了一个新时代,一个血与铁的时代,但不再是一个国家对抗另一个国家的斗争,而是受苦受难的阶级对抗统治阶级的斗争。(掌声雷动)

在各处集会中的工人们请我向你们传达他们诚挚的喜悦(掌声雷动)。但是我们必须告诉你们一些有关德国人的事情。我曾有机会近距离接触一小部分德国无产者。你们会问,在哪里呢?在监狱的营房里。英国资产阶级政府把我们像敌人一样抓起来,把我们关押在加拿大的一个战俘营里(呼声“卑鄙!”)。那里有100名军官和800名德国水手。他们问我们,为什么我们这些俄国公民会落到英国人手里。当我们告诉他们,我们不是作为俄国公民,而是作为社会主义者被囚禁时,他们开始向我们倾诉,他们就是德国政府和威廉皇帝[1]的奴隶。我们和这些德国无产者成了很好的朋友。

那些被俘军官并不喜欢这样子,他们向狱长投诉,声称我们正在颠覆水手们对德皇的忠诚。于是看守队长为了保持水手们对德皇的忠诚,便禁止我说话。德国水手们就这件事向狱长提出抗议。当我们离开那里时,这些水手奏乐为我们送行,他们高喊:“打倒威廉,打倒资产阶级,全世界无产者大团结万岁!”(掌声雷动)这些德国水手的觉悟现如今正出现在每个国家。俄国革命正是世界革命的序幕。

但我不能向你们隐瞒的是,现在正发生的许多事情我并不认同。我认为,参加政府[2]是危险的。我不相信可以从顶层重新建立政府的那种奇迹。先前,两个阶级的矛盾造成了双重政权[3]。但是一个联合内阁不会使我们从双重政权的局面中解脱出来,它只不过把双重政权变成内阁本身而已。革命绝不会因联合政府的成立而结束,我们有必要记住这三条诫令:1)不信任资产阶级,2)对我们自己的领导人保持控制,3)相信我们自己的革命力量。我认为你们下一步应该把一切权力交给工兵代表苏维埃。只有单一的政权才能拯救俄国。世界革命的序幕,俄国革命万岁!(掌声)


[1]特指德国皇帝威廉二世。

[2]这里特指第二临时政府,是一个于五月五日组建的联合政府,成员包括社会主义右派(孟什维克)以及以农民为基础的社会革命党(克伦斯基即是其成员——中文译者注)。当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领导苏维埃时,地主/资本家曾有意压制工人不断壮大的力量。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自愿与他们合作。

[3]特指1905年第一次俄国革命期间的双重政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