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革命中的女性

俄国革命是最被资本建制所扭曲的历史事件。在大部分的记载里,女性的角色几乎不会被提到,经由革命赢得的女性权益就更甚之。在1917年布尔什维克党和俄国工人阶级推翻了资本家与地主的统治后,促进了社会的基进变革,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布尔什维克党固然强调工人阶级作为改变社会所扮演的角色,但也认知到女性承受了根植于资本主义和农村父权制度的双重压迫。他们将女性的解放看待成实现社会主义的关键战场。列宁公开地说过:“无产阶级在赢得彻底的女性解放以前,是不能达到解放的。”女性在布尔什维克党中扮演了领导的角色,而革命的浪潮也广泛地转变了工人阶级女性的意识和生活。

WWII Russia Women Guerillas

女性与二月革命

1917年的2月23日成千上万的女性上街,引爆了二月革命。这起示威是在国际妇女节爆发的,而女布尔什维克党在建立这起示威中居于核心地位。

1917年3月5日,安娜和玛利亚‧乌里扬诺娃在《真理报》(Pravda)中曾经记载:“当时的女性沉浸在非常战斗性的情绪中,不只是女工,还包括所有排队领面包和煤油的女性群众。她们举办政治会议并占领街道,前往杜马市议会要求分发面包,并拦下电车。她们热情地高呼:『同志们,出来吧!』她们到工厂鼓励工人们放下手边的工具。”

有史以来最进步的法律

在1917年的十二月,也就是十月革命中建立起的世上首个工人国家甫成立七周的时刻,离婚已经合法化而且容易办到。此后不久女性平权受到法律明文保护,在婚姻关系之外生下的孩子不再属于“非法”。

从最一开始的日子,布尔什维克党就主张女性平权,并基本原则是把女性从传统家庭中的奴役地位解放出来。在革命以前,女性的一生是被严格地安排好的:结婚、守贞、生育,然后被束缚在炊煮和育婴等沉闷又无止尽的家务劳动之中。布尔什维克党很快就向这些旧习做出挑战,包括与这些旧习挂勾在一起的俄国东正教会和父权社会。

革命政权实施了社会照护系统,包括妇产机构、诊所、学校、托儿所和幼稚园、共食餐厅和洗衣部门,这些都是为了让女性从家务的束缚中解脱出来。为女性劳动者而设立的产前和产后的有薪产假,在工作场所可及之处设立哺乳室,加上新手妈妈在工作时拥有三个小时一次的休息时间,这些都被写进雇佣法律之中。

在1920年,堕胎已经合法化而且免费,托洛茨基将它描述为女性“最重要的公民权、政治权和文化权之一。”政府还设立了妇女局,致力于支援女性,将她们带入政治活动和教育系统之中,并告诉她们所拥有的最新权利。妇女局也办理了文艺课程、政治讨论活动、还有学习如何组织各项工作场所所需要的服务设施(像是日间托儿中心)的工作坊,成功在不同议题上提高了女性的意识,包括了托育、住房、和公共医疗,也使得无数的女性得以拓展她们的眼界。

WOMEN IN REVOLUTIONARY RUSSIA 2性自由

在整个革命之后的时期,布尔什维克党确保了性别议题的讨论空间,这对于过去的体制是个巨大的改变。许多人彻底改变了他们进入一段关系的方式。在1921年,共产党青年团的研究指出,有百分之21%的男性和14%的女性找到了理想的婚姻。有66%的女性倾向在爱情的基础上建立长期关系,而10%的女性则倾向与不同的伴侣保持关系。

柯伦泰(Alexandra Kollontai)替这场基进的变革辩护并解释道:“旧的家庭关系中男性就是一切,女性则什么都不是。典型的家庭中女性没有属于她们自己的意志、时间和金钱,然而这样的情况正在我们每个人的注目下改变着。”(《共产主义与家庭》,1920年)

布尔什维克党认为,一段关系应该要建立在自由选择和私下相处情况,而不是建立在金钱的依赖关系上。有关性别问题的辩论、探索和实验,在国家到处传播。年轻人们特别热切地探求他们的性别意识。一位名叫巴拉科娃(Berakova)的年轻女性在1927年于《红色学生》中写道:

《灰姑娘》那类的故事都消失了。我们女孩已经知道她们从男人那里想要的是什么,许多女孩因为健康的互相吸引而和男人睡觉,不必再有任何担忧。我们不是任由男性来评判的物件或是傻瓜,女孩们知道谁是她们要选择的人、要共枕的对象。

这段文字在俄国被写下时的十几年前,堕胎、离婚、同性关系还没有合法化的。

史达林主义的反革命

连年对抗沙皇保皇派、对抗二十一个派兵入侵并企图消灭新工人政权的帝国主义国家的战争,以及最为关键的,在德国革命的失败和他国工人阶级崛起的脉络下革命被孤立于一国,为史达林统治下的官僚主义创造了温床。史达林和官僚体系透过威权的手段,摧毁了本国工人阶级的意识、行动力和民主制度,与此同时还利用威权阻挡了国外社会主义运动的胜利,目的是为了巩固官僚的特权。这股反革命的浪潮不只急速地带走了在革命时期建立的工人民主,也有意识地攻击女性争取到的成果。进步的法律被撤回。父权家庭结构又再一次地被拱为社会控制的手段。

鼓舞人心的遗产

官僚主义的崛起和史达林的背叛并不能贬低在1917年后的革命成果的重要性。此前,女性未曾有过如此高的政治地位。此前,女性的生活品质和幸福,也未曾像这样被当作优先考量的对象。一世纪以前透过俄国革命而得到的成就,有些依然未能在今天大部分最“先进”的国家中实现。十月革命留下了不可否认的、鼓舞人心的证据,证明了在对抗各种形式压迫的战斗,与工人阶级为社会主义变革而进行的斗争之间,有着不可消抹的连结。

从俄国革命可见工人阶级是社会中最有影响力的一股力量。只有透过有意识地为世界上百分九十九的人们建设一场运动,才能击退女性和其他受压迫群体面对的巨大的不平等。而就像布尔什维克党一样,我们必须理解到,没有女性的站在斗争前线创造更美好的世界,资本主义是无法被击败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